您现在的位置>联众围棋网>围棋资料


中国古代围棋历史文献

返回 围棋常识 历史大事 历史人物 历史文献

敦煌棋经

    说明:《敦煌棋经》,原称《棋经》,为敦煌斯五五七四号写卷。原 件收藏于伦敦大英博物馆,此《棋经》共一卷,原件卷首已残损,所存159 行。该卷抄写最迟不过唐五代,是围棋理论研究宝库中不可多得的璀璨明 珠。《敦煌棋经》现残存七篇半,原卷应为八篇,分为诱征一、二、势用、 释图势、棋制、部襄、棋病法和梁武帝棋评要略共八部分。内容丰富,文 字秀丽、语言精练。作者用辨证的观点,把部分孙子兵法战略战术思想巧 妙地用在下棋上。全文精辟地论证了下棋之要诀在于斗智、敏捷、灵活, 反应要快,审查要详,才能立于不败之地。 以下是原文:

敦煌棋经

    □□□□□(缺题) □□□□□□(缺行)平之计□□□□,使□劣形,纵使无功,于理不损。前锋得□,宜可侵凌。势若已输,自牢边境。贪则多败,怯则多功。 喻两将相谋,有便而取。古人云:“不以实心为善,还须巧诈为能。”或 意在东南,或诈行西北。似晋君之伐虢,更有所窥;若诸葛之行丘,多能 好诈。先行不易,后悔实难。棋有万徒,事须谨审。勿使败军反怒,入围重兴,如斯之徒,非乎一也。或诱征而浪出,或因征而反亡,或倚死而营生,或带危而求劫,交军两竞,停战审观。弱者枚之,赢者先击。强者自 备,尚修家业。弱者须侵,侵而有益。已活之辈,不假重营。若死之徒, 无劳措手。两生勿断,俱死莫连,连而无益,断即输先。棋有弃一之义, 而有寻两之行。入境侵疆,常存先手。凡为之劫,胜者先营形势,输筹弱者,不须为次。如其谋大,方可救之自外;小行之间,理须停手。虽复文 词直拙,物理可依。据此行者,保全无失。

诱征第二 凡棋有征棋,未须急煞(注一),使令引出,必获利多。既被入征, 前锋必引应子,凡有六处:二处当空,四处当实。乌子征白子者,左右二 相,各有一角,白子既被入征在中,使为二角。乌子左右二相角外,各有 一空角,白子当此角引者,皆得其力。白外引者,全不相应。当此六处引 者,道别各有其法。白子当左相空角者,乌子必须在右相当空角,去所引 白子□角对头上下两道任着之。白子还,入征死。白子当乌子左相角引者, 乌子又须在左相对白处角,去所引白子一角对上头道着之,对头而死。白 子若引自当左相角,乌子在右相自当其对白自一角着之,还入征死。左右 各二相,任引皆准此法。白引子二子各当二白角者。乌子在外,皆上押二 子入回征之而死。此乃引征之法,必须详审,思而行之。依法为者,获利 不少。 注一:此处的“煞”应为“杀”的通假字,下同。

势用篇第三 凡论图者,乃有数篇,欲说势名,寻之难尽。犹生犹死之势,余力之 能;或劫或持之,自由之行。胜者便须为劫,而有劫子之心;弱者先持, 而有输局之意。直四曲四,便是活棋。花六聚五,恒为死□。内怀花六, 外煞十一行之棋;果之聚五,取七行之子。非生非死非劫持,此名两劫之 棋,行不离手。角旁曲四,局竟乃亡。两□相连,虽□不死。直征反拨, 尽可录之。花盘字征,略言取要。坛公覆斫,必须布置使然。禇胤悬炮, 唯须安稳。直生直死,密行实深。将军生煞之徒,斯当易解。戏中之雅玩, 上下之弥佳。妙理无穷,此之谓也。

像名第四 棋子圆以法天,棋局方以类地。棋有三百一十六道(注二),故周天 之度数。汉图一十三局,像大吕之□。将军生煞之法,以类征丘。吾图( 注三)廿四盘,便依廿四气。雁须蒐屈,神化狼牙。此则四角之能,覆隐 之难也。卧龙赌马,豸(注四)虫[石霍]枇杞。玉壶神杯,边畔之巧也。 子冲征法,禇胤悬炮,车相井兰,中央之善。此皆古贤制作,往代流传。 像体之为名,托形之作号。纵使投壶之戏,未足为欢;抵掌之谈,岂知其 妙?所以王朗号为“坐隐”,祖讷称为“手谈”。尔后以来,莫不宜用。 注二:原书如此,应为三百六十一道。 注三:原书如此,应为“吴图”之误。 注四:原字为“琢”字右边且无点。

释图势篇第五 依寻略者,指示廓落教人。欲得为能,多修势图。图者,养生之巧, 大格之能。喻若人住牢城,贼徒难越。势者,弓刀之用,皆有所宜。破阵 攻城,无不伤煞。此则先人之巧,智士之威。遂使似死更生,如生更死。 多习有益,教学渐能。不业势图,解而难巧也。譬如温书广涉,自达人才。 诸子博通,三隅自返。生而知之者,故不自论;非周孔之才,终须习此。

棋制篇第六 凡论筹者,初捻一子为三筹,后取三子为一筹。积而数之,故名为“ 筹”。下子之法,不许再移。占之不举,君子所上。凡获筹有持者,必须 先破;求取局者,勿论。收子了讫,更欲破取筹不合。棋有停道及两溢者; 子多为胜。取局子停,受饶先下者输。纵有多子,理不合计。凡炮棋者, 不计外行。有险之处,理须随应所无。不问多少,任下皆得。古人云:“ 炮棋忿君子是以不满其三。”此则缘取人情谓之言也。凡棋斗劫者,应所 不问。先有契约者,勿论。

部襄篇第七 余志修棋法,姓(注五)好手谈。薄学之能,微寻之巧。凡名势者, 分为四部,部别四篇,而为成帙。乃集汉图一十三势,吴图廿四盘,将军 生煞之能,用为一部。乃集杂征持趁,赌马悬炮,像名余死之徒,又一部。 非生非死,持劫自活,犹犹生生之徒,又一部。花六聚五直持,又为一部。 依情据理,搜觅所知,使学者可观,寻思易解。虽录左人之巧,不复更寻, 依约前贤粗论云尔。未敢用斯为好,唯以自诫于身,岂或流传以备亡也。 注五:此处的“姓”应为“性”的通假字。

棋病法第一 棋有“三恶”、“二不祥”。何谓“三恶”?第一傍畔萦角,第二应 手鹿鹿,第三断绝不续。若傍畔萦角,他子在内,形势遂大。出境宽□, 欲于内下子。敌势已壮,营活山四,急何能破敌也。数行入内,使相连接 形势,常令不绝。投计下子,常须两坚:一、自取出境;二、觅敌人便。 若应他手,他常得便,自取其宜也。子没即输他局。若其断绝,即为两段, 不可并救。何谓“二不祥”?一谓下子无理,任急速。二谓救死形势不足。 夫下子皆须思量,有利然后下之。不得虚费棋子,致失方便得作两眼形势。 有五三子者,必不可救,慎勿救之。设令方便,待作两眼形势,大境并属 敌家。兵书云:“全军第一。”棋之大体,本拟全局,审知得局,然后可 奇兵异讨,虏掠敌人。局势未分,已救五三死子,覆局倾败,有何疑也。
棋有“两存”、“二好”。何谓“两存”?一者,入内不绝,远望相 连;二者,八通四达,以惑敌人。凡所下子,使内外相应,子相得力。若 触处断绝,难以相救。若下子于敌家之内,无得出理。此谓无力掬虎口, 自贻伊戚。若发手觅筹者,轻敌多败。此谓王孙龟镜,秦师亡类。夫谓下 子,慎勿过深入,使子没于敌人之手。深入无救必败。若败,深入傍敌, 其死交手。此谓秦蹇叔送三子,知亡于崤之类。必须斟酌远近,内外相及, 万胜之功全矣。“二好”者:无力不贪为一好;有力怯战必少功,此须斟 酌前敌,使子不虚发也。
夫棋法本由人心,思虑须精,计算须审。所下之子,必须有意,不得 随他下讫遂即下。初下半已前,争取形势。腹内须强,不得傍畔萦角,规 觅小利,致失大势。既分,须先看上局周遍,于审最急下处,先手下之, 不得输他先手。一两子已下及十子已上,必为救之。致失局势,反被驱逐。 至于讫竟虽活,只得三眼,必须斟酌。更有形势道数利胜者,便即弈之。 俗语云:“棋弃有一义。”又不宜过贪,专规煞他,使棋势多节,反被斫 戴(注六),分为二处,俱难可救之,又不得过怯,专自保守,径即输局, 所谓“怯者少功,贪者多亡”。又棋之体,专任权变,赢兵设伏,以诳敌 人。或输其少子,取其多利;或觅便为劫,以惑敌人。不得旬旬,徒为费 子之行。为劫之体,须计多少,然后为之。作劫之时,先从大者作之,不 得从小,他不应人,若作劫应,自非觅筹不须也。若作劫输,子少得道, 利多作之。在局常行,竖一拆一;竖二拆三;竖三拆四;竖四拆五,即得 不断。又急□漫角,反破斫眼孔,如此之徒,皆须精熟。 注六:原书如此,“戴”字似乎为“截”之误。

梁武帝《棋评要略》第八 棋之大要,当立根根源源之意,以带生为先。根元既同,行以陵敌, 则我意镜而敌人惧也云尔。凡争地校利而年均四等者,应化方彼我所获多 少。若我获有益,虽少必取。彼得相匹,虽大可遗。凡略道,依傍将军, 又先争彼此所共形处。将军为柱石,又如山岳。是以须先据四道,守角依 傍。彼棋虽小,而有活形,得不足以益我,死不足以损我,若营攻击,容 或失利云尔。凡行,便既出手而无彼累,弥宜详慎谨录。先行之无可择, 又置其尤。宁我薄人,无人薄我,此先行之谓也。凡行,多欲笼罩局上, 以为阵势,成败攻也。大行粗遍,当观形势,无使失局也。观察既竟,挥 彼孤弱者,当系之;此有孤弱,当先救之;彼见孤弱,我势自强也。

上 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