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>联众围棋网>围棋资料


 

返回 围棋谚语、格言 围棋故事

班固苦心著《弈旨》

   

   东汉前期,六博在当时非常流行,玩博者多用来赌钱,真正是世风萎靡。无论从哪个意义上讲博戏都不如围棋,首先博法简单,而围棋复杂,基次博法多需碰运气,而围棋需真功夫。“博行于世而弈独绝”的奇怪现象,引起了一些有识之士的关注,他们从这个司空见惯的现象里思考着隐藏在背后的本质。

   传说有位叫西廓的人自称博技高超,为此骄傲自大,最先他不赌博,只用来显示自己的“才能”,很善长“翻双鱼”得“六筹”获胜,需知这种胜法在六博里是大胜,在围棋里这种胜法就是“中盘大胜”。这西廓先生狂妄自大,引起了赌徒们的不满,他们设计先把西廓“拉下水”,一旦西廓入赌道,再用“鬼把戏”胜他,发誓要让西廓声名扫地,倾家荡产。

   那西廓先前说什么也不赌,赌徒们“拍他马屁”,说他是“天下第一博”,准能靠赌“发财致富”,他也不为所动。赌徒们就到处放出风言风语,说西廓先生无非是南廓先生的翻版,徒有虚名,不过是滥竽充数罢了。西廓先生听说后暴跳如雷,主动找到赌徒要求一试高低。赌徒们暗喜,先拿小钱赌,再逐步增多,让西廓先生连连得胜,赢钱无数。西廓先生得意非凡,赢得的钱多数花天酒地,挥霍一空。赌徒们见时机成熟,就相约西廓大赌一场,以老婆、房产作赌,西廓从未在这些赌徒前失过手,已被骄宠得“不知自己是谁”,当然是满口答应,毫无戒备之心。 “豪赌”的结果西廓输得一无所有,他可能不会想到赌徒们在“骰子”里做了手脚,那“骰子”根本就不听他的使唤。西廓的老婆被逼无奈投河自尽,西廓无家可归,神情恍忽,流落街头成了一个“叫花子”。

   那些有识之士看到西廓的惨景,纷纷呼吁当局禁止赌博。西廓虽然有自己的毛病,但他的悲惨下场不能不说与当时“博行于世”有关。随着人们对博戏的广泛反对,博终于被禁绝,以致于早已失传。而围棋得以几千年流传下来,固然是围棋自身远胜于博的魅力所致,但确实离不开东汉名将班固对围棋区别于博的深入细致的分析。

   班固生于公元32年,自幼聪明伶俐,善长下围棋,后来成为东汉有名的将领。他以一个史学家的身份作了一篇《弈旨》,这篇文章后来被列为关于围棋“五赋三论”的“三论”之首,影响深远,为后人正确认识围棋指明了方向。

   他认为“夫博愚于投不专在行,优者有不遇,劣者有侥幸。”博主要靠运气,偶然性很大。“致于弈则不然,高下相推,人有等级。”品评高下,有一定的常规与一定的标准,通过“循名责实”,“考功黜陟”,可以评价一个人的智、愚与应变能力,比较出高下来。棋法比博更是高深,“ 虚设豫置,以自护王”、“提防周起,障塞满决”、“一孔有阙、坏颓不振”、“一棋破窒,亡地复还”、“作伏设诈,突围棋行”、“要厄相劫,割地取偿”、“因本自广,敌人恐惧,三分有二,释而不诛”、“保角依旁,却自补续,虽败不亡”等等。

   班固认为弈远优于博。杜陵杜夫子明确指出“精其理(围棋之理)者,足以大裨圣教。”认为围棋有很大的教育功能。

 

上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