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>联众围棋网>围棋资料


 

返回 围棋谚语、格言 围棋故事

南北朝国手轶闻

    由于帝王们的提倡,南北朝时,中国弈林百花齐放,高手如云。《梁书》上说,梁武帝曾命令柳恽根据每个人对局时记录的棋谱,品定棋艺优劣。结果,“登格者二百七十作人”,可见当时弈林的盛况。梁朝文学家沈约在《棋品序》中说:“汉魏名贤,高品间出;晋宋盛士,逸思争流。”一个“间出”,一个“争流”,很形象地说明了围棋在南北朝时期的发展,大跃进。

   南朝最有名的棋士中,除王抗,尚有夏赤松,朱异等人。夏松棋登二品,下起棋来长于局部拼杀,在弈林中颇有名望。可惜有关他下棋的事迹流传下来的极少,只得暂付阙如。朱异也是梁武帝时人,棋登上品。《南史》上说他“涉猎文史,兼通杂艺博弈书算,皆其所长。”二十岁的时候,他有一次去拜访大文学家、官拜尚书令的沈约。沈约故意扳起脸,问他:“你年纪轻轻,为何贪得无厌?”朱异吓了一跳,不知如何回答才好,也不知道对方何出此言。没想到沈约嘿嘿一笑,接着说:“天下唯有文艺棋书,你一手包办,还不算贪心吗?”朱异这才放下心来,知道尚书大人是在开玩笑。他常被梁武帝宣召入宫,在御与到溉等著名高手较棋,深得武帝宠幸。

   梁朝时的大才子陆云,也是个围棋高手。有一次,他在半夜同皇帝下棋,因困倦不支,低头打起了瞌睡,帽子被烛火点燃了。皇帝说火燃头上是吉兆,预示他高升,发布他为侍中。陆云的儿子陆琼,曾做过黄门待郎的官,掌著作,也是一时的才子。他八岁时,于客前复局,不差一子。棋艺仅稍逊于溉、朱异,京师谓之“神童”。 宋明帝时,中国还出了一个女棋手,名叫娄逞。《南史·崔慧景传》中说,娄逞知围棋,解文义,豪侠不让须眉。封建社会讲究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、女人才高八斗也只能在家侍夫训子,至于治国平天下,那是男子汉大丈夫的事。娄逞不信这个邪,易服改装为男子,以棋、文交游于公卿间,官至扬州从事。事发后,明帝令其解官归家,娄逞才穿上女人衣服,叹息说:“有这样的才干,却只能做女人,太遗憾了。”无可奈何之情,溢于言表。 值得注意的是,与现朝对峙的北朝,虽为我国少数民族所建,弈风也不逊于南国。

   《北史》上说,北魏世祖拓跋焘迷于棋道,一入了局,往往百虑俱消,不及其他。一次,他与给事中刘树对弈,大臣古弼有争事奏报。正与刘树杀得难解难分,竟充耳不闻。古弼侍坐良久,也不见皇帝抬一下头,不禁火冒三丈,上前便揪住刘树头发,将他拖离棋桌,饱以老拳。指斥说:“朝廷不理,实尔之罪。” 世祖见刘树受屈,急忙上前解劝,大做自我检讨:“不听奏事,过在朕,树何罪?”古弼见皇帝服了软,才算罢休。 北魏世祖知过能改,还算是明白人。

   北朝时,也的确有人下棋下得昏了头,不顾一切的。 《水经注.陈留志》上说,有一个名叫阮简的人,为开封令,也算是牧民一方的父母官了。一日,他方“围棋长啸”,城内突然来了一群劫贼,杀人放火,无所不为。县吏往返禀报数次,不见县太爷有指令,不禁大呼“劫急”。阮简此时正与对手争劫,于时拍案而起,怒斥:“你看不见局上有劫甚急吗?”《水经注》上评论此公:“高率如此。”高率,用今天的话来说,大抵就是潇洒、洒脱。但阮县太爷洒脱得过了分,实在不值得称颂。

   北魏时人甄琛,官拜中书博士,迁谏议大夫,也算是一代名臣。他对围棋的态度,和阮简截然不同。《魏书·甄琛传》上说,他年轻时,奉父命入都攻读。但他每天除了下棋,一点正事不干。有时下起棋来通宵达旦,仆人就要执烛旁侍。仆人一旦困倦,他便大加杖责。一日,此仆受杖后忍无可忍,争辩说:“如果你读书令我执烛,再苦再累也不敢推辞。如今你下起棋来,无休无止,又何必跑到京师来?为这个挨打,我实在不服。”甄琛听了大为惭愧,于是折节向学,口不言棋,终于学问有成。

    此外,尚值一提的是,北朝棋士的弈技,也达到了很高的水平,并比南朝稍逊。《魏书》上说:魏孝文帝时,有范宁儿喜弈棋。他曾出使齐国,与号称第一品的王抗对弈,制胜而还。王抗在南朝号称“无敌”,竟输给北朝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辈,也可说是南北朝时的一段佳话了。同时,这也是中国围棋南北大会战的较早记载。

 

上一页